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人物 > 正文

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“作恶”的企业

时间:2018-10-12 16:52:54 来源:本站 阅读:3533730次

  2018年7月份的“疫苗事件”让武汉生物与长生生药二家公司迅速升级为全民讨伐的对象。但是,人们还未从“疫苗事件”的阴影中走出来,某地产集团的“楼倒塌”事件又刷爆了朋友圈。当人们正在声讨并反思中国房地产企业不可持续的“高周转”模式时,“某滴事件”又敲响了人们对出行安全的警钟……当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企业之恶中“陨落”时,人们不禁在问:企业之“恶”为何如此没有底线?

  作为一名在高校讲授“商业伦理与社会责任”课程近十年的教授,尽管为了教学,曾刻意收集众多的企业不讲道德的事件或案例,以作为教学之用,自问对企业之“恶”的现象相比普通公众而言有更多的见怪不怪的“淡然”心态。但此次的“疫苗事件”又再一次击穿了我的认知底线。我不禁思考,企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如果一家企业,眼中只有赚钱,甚至为了赚钱可以不择手段,它的活着,其实还不如死去!

  曾就“在‘商业伦理与社会责任’课堂上向EMBA/MBA学生或企业家们”灌输“情怀、价值观等是否有用”的话题与来自纽约大学Stern商学院的一位教授进行过互动,他认为与企业家们谈情怀、讲战略,确实重要。但是,当我们站在如此高的层次与芸芸众生对话时,他们能真正被触动多少?这也恰恰是我关注的一个问题。

  作为大学教授,我追求的或许只是课堂上学生们在某一个瞬间的被感动。至于他们“感动”过后,回到实际的管理运营中,重新投入到KPI驱动的战术性事务中时,有可能又会将课堂上的“情怀”与“愿景”置之脑后,回到其过往的常态,则是我们驾驭不了的。但只要有1%,甚至千分之一、万分之一的企业家们在课堂上能够“顿悟”,则是大学商学教育最大的成就。

  赛普拉斯半导体罗杰斯则说利润是第一位的。事实是罗杰斯的公司23年来累计是亏损的;相反,麦基的公司是财富500强中业绩最好的食品零售商,27年来创造了巨大的股东价值。

  这跟管理大师柯林斯的发现是一致的,他和合作者研究了索尼默克IBM等18家“高瞻远瞩的公司”,发现高瞻远瞩公司能够奋勇前进,根本因素在于指引、激励公司上下的核心理念,亦即是核心价值观和超越利润的目的感。同时,高瞻远瞩公司也是高效率的赚钱企业。因此,柯林斯认为,“不以利润为目的的企业,往往更能创造利润。”当然,以利润为目的的企业,也可能赢利,如果它能有效率地提供社会所需要的产品和服务。

  企业的目的应该是它的愿景与使命,迪斯尼的使命是“用我们的创意,为社会提供快乐”;阿里的使命是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”;沃尔玛的使命是“让穷人也能买得起富人才能买得起的东西”;福特的使命是“让汽车大众化”……,以上企业的使命陈述中都没有“股东利益最大化”的陈词滥调。赚钱其实只是一种结果,理想(愿景和使命)才是企业的真正目的。

  中国其实并不缺乏优秀的品牌制造者,但是很多优秀的企业却很难做到“基业长青”。曾经有多少看似强大的企业在一夜间成名,叱咤风云三五年,却往往在遭遇到各种丑闻(包括财务造假、产品质量危机等)后便如“多米诺骨牌”一样无情地垮下去,并且是一泻千里,不可收拾,比如三鹿奶粉、冠生园、秦池等一批中国旗舰企业。

  这些企业有如精致的“利己主义者”,每一次赚钱的机会他们似乎都把握住了,甚至为了赚钱牺牲价值观也在所不惜。即使是目前,仍有很多企业不能做到以前车为鉴,比如某度的“竞价排名”、某滴的“顺风车出行”等。如果我们将时间的历史跨度拉得更长些,没有价值观与灵魂的企业又岂能真正走得长远,未来将注定是“过客”而已。

  心灵鸡汤”般的只言片语,却不能进行系统性的反思,其最基本的管理责任和义务总是被屡遭践踏。因此,当企业的价值观与KPI发生冲突时,企业该如何取舍?答案不言自明。

  

  事实上,企业社会责任的界定具有层次性与顺序性的特点。如果企业还处于初创期,你只要做到最基础的经济责任与守法经营,做好“本分”,其实也是一种重要的社会责任与担当。反过来讲,如果企业不守法经营,并不能因为还处于初创期就能原谅这种不道德行为。如果企业只有靠违法运营才能活下来,这种“活着”其实已经已经失去了应有的价值。接下来,随着企业的成长,当具有一定的实力后,则可以积极参与高端的慈善与伦理责任活动。

  所谓顺序性,是指企业的社会责任活动要从低端逐渐升级到高端,而不是跳过金字塔塔基的基础性责任活动,直接从事较高级别的伦理与慈善责任,这种做法将会“弄巧成拙”。

  现实中,还有一些企业一方面积极从事高端的慈善行为(比如捐款捐物给希望工程等);但另一方面,却又做一些不讲伦理的事(比如偷税漏税、产品造假等)。这类企业的行为其实并不难理解。因为高端的慈善行为具有吸引社会公众眼球的广告效果,这类基于利己动机的典型的“伪善”行为,将越发让消费者反感与抵制。

  汽车行业的领导者,联邦的安全标准是需要它去推动发展的。这种缺乏情怀与道德的决策,让福特付出了高昂的代价。

  很明显,福特的责任底线是行业的安全标准,作为一家行业领导者,只是满足于在底线附近“讨生活”,这和一家大企业的担当与使命是不相称的。应该说70年代的福特早已迷失了福特一世创办福特时的情怀初衷,即“让汽车大众化”,从而导致福特80年代初亏损近33亿美元,差一点就一只脚踏进了“坟墓”。

  应该说,行业道德底线是由行业内先进企业来界定的,作为行业内领导性企业,有义务去推动道德底线的提高(如图2中虚线箭头所示)。试想,如果某滴在反思女孩被害事件时,不停地澄清:“我们尽管有这种、那种的问题,但我们做的比传统的出租的士已经好多了”(事实上,现实中它们也的确是这样澄清的)。这种想法,其实表示某滴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的问题。某滴最大的敌人其实不是别人,而是自己。作为具有较大市场力量的垄断性企业,有义务制定符合社会公众利益的道德底线;但同时,也有责任去推动行业道德水平的提高。

  

(责任编辑:DF376)

摘要:炊事班的故事,炊金馔玉,炎の孕ませ転校生,农民专业合作社章程,农民信箱,农民圣尊
顶一下
踩一下
TAGS标签:炊事班的故事,炊金馔玉,炎の孕ませ転校生,农民专业合作社章程,农民信箱,农民圣尊